有料公司丨前三季營收不足上年一半,主營業務齊跌下利亞德失速加劇

2020-11-23 08:06 來源: 中國家電網  雷陳鴻 

  繼2019年遭遇上市以來首次淨利潤同比下滑之後,2020年利亞德的失速依然在延續,加碼智能顯示亦未能成為扭轉這一局面的“法寶”。10月底,利亞德發佈的三季度報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利亞德營收44.87億元,不足2019年90.47億元營收的一半,同比減少28.94%;歸母淨利潤3.16億元,同比下跌60.63%。

  對於這樣一份並不盡如人意的成績單,利亞德解釋稱,第三季第營收環比下降主要是夜遊和文旅板塊由於項目結算推遲導致確認收入減少,海外疫情原因導致海外收入持續下降;而淨利潤環比下降幅度較大主要原因則包括境內及境外整體營收減少、夜遊和文旅板塊毛利率下降、以及新產品新技術研發投入增加等。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家以LED顯示為主業的公司,利亞德自去年以來便宣稱大力發展智能顯示,並優化和壓縮近年來表現不佳的夜遊經濟業務板塊。但從目前來看,除了二者在營收上比重的此消彼長以外,這一調整對利亞德業績改善的成效並不明顯。而顯示種類方面,作為利亞德重點加碼的新興業務,其Micro LED商顯和消費電視則尚處起步階段,短期內對於營收的貢獻有限。與此同時,Micro LED顯示的發展還面臨技術瓶頸、良率及高成本等帶來的挑戰,距離市場規模釋放、甚至走向大眾化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可以説,對於走過高增長階段,2020年恐將面臨上市以來首度營收下滑及連續第二年淨利潤下滑的利亞德而言,儘快走出在業績上的掙扎已成為其當下更為迫切和現實的問題。

1

  智能顯示營收、毛利率雙降,夜遊經濟再拖後腿

  綜合利亞德高層的表態及利亞德主營業務構成的變化來看,在近幾年夜遊經濟業務受到政策影響較大的背景下,對於智能顯示業務的加碼及夜遊經濟的壓縮,是利亞德近兩年的重要舉措和調整方向。

  2019年11月,利亞德董祕兼副總裁李楠楠曾在迴應相關機構調研時表示,2019年是公司大力發展智能顯示,優化夜遊經濟業務,截至報告期(2019年三季度),調整已見成效。具體而言,其指出,隨着夜遊經濟板塊佔比逐步下調,智能顯示保持穩定增長,利亞德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營收及淨利潤環比增長,業績呈現明顯上升趨勢;另一方面,夜遊經濟佔比減小,使公司經營性現金流淨額逐個季度提升。

  但從2020年的情況來看,原本在利亞德看來已初見成效的業務調整似乎並非未向其所預期的方向發展,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其遭遇了主營業務收入齊跌的“滑鐵盧”。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利亞德智能顯示營收比重持續提升至78%,較去年同期增長8個百分點。但與之相反,該項業務的營收卻明顯下滑,由去年同期的44.39億元下降至34.92億元,毛利率也由33.20跌至29.81%。

2

  來源:利亞德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

  而作為利亞德“動刀”的主要部位,繼2019年因夜遊經濟收入受到政策影響及未來幾年該板塊業績存在的不確定性計提商譽減值3.36 億元后,2020年利亞德對這一業務的壓縮仍在繼續。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利亞德夜遊經濟營收5.4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11.40億元腰斬,同時佔營收的比重也由18%降至12%。另據利亞德方面透露,未來其夜遊經濟板塊將保持在10億左右的規模,但從前三季度的表現來看,2020年其恐已很難實現這一預期,而其規模過快的下滑對利亞德整體業績造成的影響也正在顯現。

  回顧這一過去幾年屢被利亞德“點名”的主營業務,受單個項目規模減小、行業激烈的價格競爭,以及2018年以來政府“去槓桿”政策和整治亮化工程過度等政策影響,利亞德夜遊經濟的收入規模和盈利水平均呈現較為明顯的下滑趨勢。以2019年為例,該業務營收13.50億元,同比下滑11.84%,成為利亞德唯一增速下滑的主營業務,同時毛利率下滑6.8個百分點至31.35%,與行業平均水平相當。更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夜遊經濟主要客户為政府,且這一項目被劃分至基建類項目,付款分兩年進行,其對利亞德現金流、應收、存貨等方面都存在一定影響。由此,利亞德對付款週期長、風險大的一些地方政府項目進行有選擇性放棄,並調整主營業務比重,壓縮夜遊經濟。

  除此之外,作為今年前三季度合計佔利亞德總營收10%的另兩項目主營業務,其文旅新業態和VR體驗業務儘管毛利率有所提升,但與智能顯示及夜遊經濟“亦趨亦步”,二者營收同樣有不同程度下滑。具體而言,文旅新業態營收由去年同期的4.25億元降至2.63億元,而VR體驗則由3.06億元下滑至1.79億元。如果説2019年利亞德淨利潤下滑還可以歸因於夜遊經濟的拖累,那麼今年以來利亞德略顯慘淡的業績表現,無疑是其主營業務全面下滑的結果。

  同夜遊經濟類似,利亞德文旅新業態多為政府項目,近兩年亦受到去槓桿的影響,今年受項目結算推遲及疫情影響出現業績下滑。VR體驗方面,利亞德此前宣佈擬將VR體驗業務板塊單獨拆分上市,目前重組工作全部完成。在利亞德看來,此舉有利於更好發展其VR體驗業務。而從深層次來看,這與其加碼智能顯示的策略不無關係。今年7月,利亞德稱未來三年將不斷增加智能顯示佔營收的比重,同時在顯示領域提高市場佔有率;9月的InfoComm China展會上,利亞德董事長李軍更是表示,為了專注智能顯示,接下來將陸續把其他業務儘可能多地分拆出去。顯然,利亞德對目前已佔據其營收近8成的智能顯示業務熱情頗高,但從業績上來看,該板塊今年前三季度近10億元的營收下滑並未能與之匹配,甚至加劇了利亞德的“失速”。

  押注Micro LED、佈局消費電視,短期內規模有限

  與在主營業務上大力發展智能顯示對應,在顯示技術上押注Micro LED是利亞德另一大代表性舉措。李軍此前曾表示,Mini LED只是背光顯示技術,是LCD的一次過渡,最終一定會被採用自發光的 Micro LED面板所替代。所以利亞德決定直接跳過Mini LED這一階段,直接進入Micro LED領域。

  具體動作方面,今年7月,利亞德發佈了40英寸2k(P0.4)、54英寸2k(P0.6)、67英寸2k(P0.7)、81英寸2k(P0.9)四款量產Micro LED商用顯示產品;隨後的10月29日,利亞德旗下合資公司利晶微電子在無錫的Micro LED基地投產,而由利亞德、晶元光電、利晶三方組成的“Micro LED研究院”也正式成立,並在當日發佈了Micro LED顯示技術及應用白皮書。

  據悉,利晶投產將分三個階段進行階段推進。第一階段,大尺寸Micro LED商顯產品及家庭影院,以及Mini LED背光產品,主要用於PAD、筆記本電腦、電競屏等;第二階段,應用範圍拓展至AR、VR 等特定應用領域,手錶、眼鏡等;第三階段,Micro LED 將開始滲透電視等大眾消費型電子市場。其第一期投放期為2020-2022年,預計2022年達產後產能將達到自發光模組1600kk/月,背光模組20000套/月。

  在利亞德看來,2019年前後Micro LED產品的性價比和穩定性都有了質的飛躍,2020年其迎來了Micro LED在超大尺寸商用領域產品的規模量產和市場應用爆發,而利晶的投產則大大推進了Micro LED產業化的進程。與此同時,超高清視頻產業的爆發,為Micro LED顯示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在這樣的背景下,伴隨着成本下降、市場空間進一步打開,Micro LED顯示未來潛在市場比小間距市場規模有幾倍甚至幾何倍數的擴大。

  然而從目前來看,無論Micro LED顯示市場或是利亞德對其的拓展,都可以説處於起步階段。根據IHS Markit此前發佈的報告,其預測全球Micro LED 顯示屏出貨量在2019年和2020年總和將少於1000片。到2026年,出貨量有望上升至1550萬片,佔全球平板顯示器市場的0.4%。今年10月,三安光電副總經理、技術中心總經理徐宸科在TCL華星光電全球顯示生態大會上也曾預測,Micro LED在2021年至2023年是進入期,會走入穿戴、車用、AR/VR市場;2024年步入成長期,將走向大眾化市場的應用。

3

  而利亞德三季報則顯示,其今年前三季度Micro LED商顯業務的收入為1259.49萬元,在利亞德收入中的佔比僅0.36%,2019年同期該數據為0%。在此前回復投資者的提問中,利亞德方面表示,目前Micro LED需求集中在大型企業客户或政府部分,單個規模不會太小,其他客户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培育,大概明年做計劃時對市場的需求量會有更明確的判斷。

  不僅如此,Micro LED的發展還面臨技術瓶頸、成本、利潤等限制。據業內人士表示,目前Micro LED在技術上還需克服巨量轉移、良率、檢測和生產設備等技術障礙,李軍此前也表示巨量轉移技術仍是影響Micro LED發展的關鍵。而在成本上,據利亞德介紹,Micro LED模組的成本中,目前芯片大約佔35—40%,PCB板約佔20—30%,生產製程約佔20-30%,良率提高也可省去中間環節使成本下降。由此,除了繼續突破多項技術瓶頸之外,從多個方面改善成本、找到性能與成本的平衡點同樣是Micro LED規模提升的必備條件。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伴隨着Micro LED量產,利亞德還進入消費電視領域以擴大自身業務邊界。2019年11月,利亞德在其秋季新品發佈會上推出自創電視品牌LEMASS,加之2015年收購的美國視聽品牌PLANAR,全面佈局消費者超大屏領域。隨後,PLANAR品牌在今年CES期間發佈了三款Micro LED產品。渠道佈局上,PLANAR還於今年6月同國美零售達成獨家戰略合作,並推出三款Micro LED電視。據悉,目前PLANAR的Micro LED電視涵蓋110英寸、135英寸和216英寸等多款機型,此外其還推出98英寸4K、86英寸、75英寸等全尺寸系列LED電視。銷售方面,截至今年8月底PLANAR消費電視已出貨2700台;業績上,利亞德前三季度消費電視收入162.68萬元,佔總營收0.05%。

4

  圖片來源網絡

  但綜合來看,利亞德這一操作並不被外界看好。一方面,電視行業已步入存量市場,在市場需求乏力、價格戰激烈的背景下,中國彩電市場過去兩年連續遭遇零售額規模下滑。今年,在疫情及面板漲價的衝擊下彩電市場亦難以擺脱低迷局面,奧維雲網預計全年銷量4534萬台、銷額1165億元,同比分別下降7.4%和14.9%。而在新型顯示技術競爭方面,OLED、QLED、激光和Micro LED為主要趨勢,但Micro LED超高的價格無疑將使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難以走進尋常百姓家,同時產業化亦不具備優勢。以PLANAR發佈的135英寸Micro LED電視為例,其定價為17萬元,而三星146英寸The Wall的價格則超過200萬元。對此,PLANAR全球消費者業務總裁金永男也表示,“雖然利亞德在LED的B端業務已經取得了許多成績,但PLANAR在C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據TrendForce集邦諮詢總結,電視、顯示屏應用的Micro LED芯片用量將遠比其他應用多,一台75英寸大型顯示器的4K分辨率,至少需要使用2400萬顆的RGB Micro LED芯片當作子像素作排列,因此從Micro LED芯片至巨量轉移的製程加工及材料成本將會居高不下。短期內,技術與成本問題將會是進入市場最大的挑戰,而由於未來電視將會朝大尺寸及高分辨率發展,還將會增加Micro LED製程中的巨量轉移、背板、驅動、芯片、檢測及維修等技術的困難性。除此之外,還曾有資深電視產業專家對中國家電網表示,目前產業不再像之前那樣一味神話Micro LED、追求Micro的間距,轉而更加務實地選擇Mini LED成為新的現象。在他看來,無論作為背光還是直顯,Mini LED在當下已是形成統一認識的中間技術。